笠攸这辈子都不会填坑

因为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所以一点的鼓励,一点的进步,一点的成功,都会超级珍惜超级开心。

[安迷修x你]有何不可

阿墨!!!我吹爆她15551

苏墨白

*OOC预警

*我写的什么玩意儿丢人

*推荐BGM:有何不可

*给 @笠攸这辈子都不会填坑 的生贺

*生日快乐呀。

超市里的货架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

安迷修推着手推车,走在你面前。他穿着一件白衬衫,背影依旧挺拔可靠。你安静的跟在他身后。

他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指着商品询问你的意见:“我记得小姐说过这种面包很好吃吧?”

你抬头看了一眼,肯定他的疑问:“对,这家超级美味!”

安迷修温和的冲你笑了笑,从货架上拿下商品,俯身放进了手推车里。

 

你盯着安迷修的侧颜沉思了一会,伸手取下一只耳机,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蹲下来。他嘴角噙着些许无奈的笑容,顺从的低下头,任凭你踮起脚尖,将另一只耳机塞进他的耳朵里。

耳机里流淌着温柔的旋律,你突然玩心大发,侧过头在安迷修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

“小姐……”他有些讶异的出声,显然是没想到你的举动。你歪了歪脑袋,抬头看他,故意用无辜单纯的语气询问道:“怎么了吗?”

“真是拿你没办法。”他带着些宠溺,无奈的刮了刮你的鼻尖。

 

你踮起脚尖,伸手想要够最上面一排货架上的饼干,却苦于身高不够。“啊……够不到。”你有些哀怨的盯着它,感叹了一句。

正当你再次试图够到饼干的时候,一只手替你拿下了它,你回头,就看见安迷修站在你身后,笑容无奈:“小姐,下次够不到的东西叫我来就好了,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我会担心的。”

你有些不服的辩驳道:“安迷修你也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受伤的啦。”

“可是小姐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小孩子啊。”他的笑容一如往昔温柔干净,轻而易举的就抚平了你的不满。

 

“终于结束了吗……”你有气无力的吐槽了一句,揉了揉酸痛的脚腕,换上了安迷修为你准备的平底鞋,然后拎着自己的高跟鞋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提着一大袋东西,你有些过意不去,犹豫许久终于开了口:“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这种体力活怎么能交给小姐来做呢。”他听见这话回头看了你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说起来,小姐脚没扭到吧,要我背你吗?”他低下头,认真的注视着你,询问道。

“我自己能走啦,再说你手里还有东西呢。”你上前两步和他并肩,心里洋溢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

因为耳机线长度的限制,你和他靠的很近。胸膛里传来掩盖不住的砰砰的心跳声。

你用余光偷瞟着对方的反应,却发现他也在看你。连接着两人的耳机里传来干净好听的男声。

你突然觉得时间停止在此刻也没什么不好。

【安迷修生贺18H/24H】Warm sun

·现代校园/交往同居paro

·我流安哥,自带滤镜,修辞垃圾,行文不精

·是日常麦芽糖,掉牙的那种

·我永远喜欢安迷修!!!














1.午后、猫、与他


“安——迷修!!”


五月的天气,温度就那么不上不下的卡在那儿,阳光撒进来也有几分昏昏欲睡的味道,你和安迷修两只大学狗又碰巧没课,正是小情侣搁一块黏黏糊糊的好时机。


安迷修笑着接住扑过来的你,熟练地往怀里一揽,显然早已习惯你这时不时的一击灵魂粉碎:“小姐,你吓到它了。”


你这才发现他腿边前一秒还在享受花式撸猫大法的小东西。


安迷修的“它”指的是一只猫,因为颜色和安迷修的头发相同,眼睛又是和他如出一辙的蓝绿色,去年你生日的时候被他当作礼物之一送给了你,还因此遭受你的一通调笑。


你把猫举了起来,凝视了几秒后嫌弃的道:“又长胖了。”


然后成功被踹了一脚脑门。


这一脚可相当的重,一点也没看在你这个铲屎官的份上留情面,没多久一个梅花状的痕迹就印在了你的头上。


你:“……”


“疼吗?”安迷修见状憋着笑问,给你呼呼了几口后又揉了揉。


你没回答,摇摇头就往他的的怀里蹭,弄的他痒的不行。


安迷修这个人的身上有一股香味,不靠近点就闻不到,淡淡的,不是洗衣液也不是沐浴露,特别好闻,你喜欢的不得了,经常一黏上他就撒不了手,偶尔提起这个还会把他逗的面红耳赤。


事实证明午后的阳光确实有催眠的效果,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安迷修怀里了。


应该是他怕你感冒,就将你挪到了床上,是平时他躺的位置,也有与他身上相同的气味。


……说不定还干了偷吻你的幼稚事呢。


习惯性的连人带被子在床上来回滚了几圈,你才踩着拖鞋跑出去准备看看安迷修。


客厅出乎意料的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这个时间安迷修一般在看书或者准备资料,可现在别提笔电键盘被敲打的响声了,连翻书页的声音也不曾发出过。


你有些奇怪,但还没走上前几步,就不由得一怔。


嗯……睡着了吗。


斜阳下掩盖的显然是一人一猫酣睡的模样,两者贴的极近,皆被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静谧的如同一副画。


你没愣多久,虽然美色误人,但你也没少看过,反应过来就又吧嗒吧嗒地跑回屋抱了毯子出来。


“还知道在外面睡会感冒呢……”


你把猫抱的远了一些,一边嘟囔一边给他盖上。


“……好吧,好梦啊骑士先生。”











2.雨、花、回忆


春夏交接之际,有雨倒并不稀奇,但如果现在这般几天不能停歇的阴雨绵绵样子,你就算再喜欢雨天也不得不开始盼着平时挥之不去的太阳出现。



雨势未停,你抬眼看了看台上滔滔不绝交代事宜的班主任,偷偷摸摸地掏出手机给安迷修发去表示自己会迟到的消息,确认回复后就看着窗外发呆。


你记得安迷修与你告白的那日也是下着细雨的。


他知道你喜欢花,就买了一大束满天星捧在怀里,虽然脸颊通红,紧张到不行,却丝毫没有迟疑犹豫的意思,眸中的坚毅也不容忽视。


哪有告白送满天星的?


你当时没忍住,笑了,逗他说,送你满天星,难不成是表示对你的关怀照顾?


安迷修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一层意思,但是也没乱了阵脚,把告白和对你的爱慕说完之后还小心翼翼地观察你的神色,把花束往前一送,满带期冀。


之后你怎么答应他的你已经记不得了,就知道这个人的笑容真好看啊,每次想起来的时候嘴角都会抑制不住的往上翘。



等到你匆匆忙忙赶到楼下看到他向你招手时,时间已经过去不少了。


你们课程不同,今天也是约好了由他接你下课,谁知一个措不及防就让他等了这么久。


“安……”


“小姐。”安迷修打断了你的道歉,把藏在他身后的花向你面前一凑。


是满天星,与他告白那天赠予你的相同的紫色。


这下饶是你也不由得一怔,反应过来后朝他眨眼,故意问:“这是表示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吗?”


“不是哦。”安迷修温和地回道。


“是两情相悦的意思。”


他的笑容的确很好看,你想。














3.眸、暖阳


你从未找到过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安迷修的眼睛。


许是人的关系吧,他蓝绿的眼丝毫显不得冰冷,说是装进了整个世界的温柔都不为过,但温柔一词似乎又概括不完他的一切,那么好的一个人啊,你恨不得把世上所有代表美好的词语都送给他,仅是一句温柔又怎么够呢?


他看向你的目光永远是带着笑的,眉目舒展,唇角微勾,此时的情愫不会被特意彰显出来,而是暗暗地被藏在他的每一句话,任意一个动作,或是不经意间的一瞥中——足以证明他对你的重视与用情之深。


“……小姐?”


面前安迷修的声音传来,你看见他泛着粉的耳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他许久了。


安迷修笑笑,“在想什么呢。”


你没好意思承认自己跟个痴汉一样想他想了那么久,就一脸认真的转移话题:“安迷修,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睛特别好看?”


“嗯?没……”他愣,“怎么了吗?”


你一手撑着头,“没什么,就是……”


随着张合的唇从喉中滚出的话语尚未完结,取而代之的是你似是想起了什么所流露的灿烂笑容。


安迷修虽是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五月,柔和的阳光透过树枝缝隙,细碎的光点打在绿荫下石桌旁面对坐着的两人身上,柳絮被微风吹的到处都是,不时有零星几簇飘落在你的发上,又被目光柔和的少年轻轻捻去。


再多的不愉,也该顺着飞鸟划过的痕迹消逝于青空下了吧。












——


最后一句写给自己。


满天星的花语都来自百度。


生日快乐啊骑士先生,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凹凸】中药这种东西

·别问我为啥他们非要喝中药
·大佬给你灌中药,喜闻乐见
·来自本辣鸡对中药的怨念
·天呐怎么会有这种酷刑
·疯狂ooc
·疯狂ooc
·疯狂ooc【描红大写加粗】








——
·雷狮·
——

“……你喝不喝。”

对面的雷狮沉着脸,语气里满是危险。

然而你还在坚持着最后的倔强。

“不!不喝!绝对不喝!雷狮你如果还爱我的话就把它放下!!!”

其它人:……

雷狮:呵呵

你又抬眼瞅了瞅雷狮黑的不行的脸色,转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卡米尔。

卡米尔:……

卡米尔撇过头去:“……别看我。”

于是你又看向雷狮。

这绝对是雷狮第一次见你露出这么可怜兮兮的表情,不由得心下一软。

他微微附身与你平视,手里依旧端着那碗药。

“病好之后。”

他眯着眼看你。

“蛋糕零食随你吃。”

你:!!!

一旁的帕洛斯一脸不可思议,看向你的眼神充满惊讶。

这可是雷狮第一次跟人讲条件。

而你,听见“随你吃”仨字儿之后就啥都忘了,一干原则瞬间抛弃在地。

“成交!!”

你现在看雷狮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天使。

雷狮:呵呵










——
·安迷修·
——

你深知安迷修对你心软,所以从他哄你喝药开始,你就一直试图用爱【bushi】感化他。

但谁知这次安迷修一反往常,用比你更委屈巴巴的看着你,语气软的不得了,变本加厉的把药往你嘴边凑。

你:握草。

警察叔叔我要报警这个人他他他犯规!!

场面并不存在僵持,毫无疑问你几乎是瞬间败下阵来:“我我我我喝!!!”

安迷修:计划通√











——
·嘉德罗斯·
——

“螺丝啊咱打个商量……”

嘉德罗斯横你一眼:“免谈。”

你:“不是我还啥都没…”

嘉德罗斯指着你面前桌子上的药碗:“别废话渣渣,快喝。”

你:“……”

好吧,你喝。

你松开圈着嘉德罗斯的手臂,在他满意的目光下端起碗咚咚咚的灌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Duang的一下放下碗趁嘉德罗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按着他的头就亲了下去。

两人嘴中尽是苦味满延。

后来你觉得他的表情可爱的能让你吹一辈子xd








玩家:安迷修

使用技能:请求

稀有度:SSR

范围:仅一人

效果:对特定人物“你”造成伤害10000,99%几率血条直接清零,效果拔群。

安迷修: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哄小姐呢,效果真好⁄(⁄ ⁄•⁄ω⁄•⁄ ⁄)⁄


蛤蛤蛤爱他就在喝完药之后亲他 (°∀°)ノ

最后惯例求小心心小手手小评论(๑❛ᴗ❛๑)

【凹凸】关于恶党他妹看上安迷修这件事(上)

·安迷修x你
·智障向
·私设注意
·文笔贼辣鸡注意
·各种欧欧西花式欧欧西注意
·有撞的都怪我
·女主设定是雷总双生妹妹,当年因为不想联姻就跟雷总卡卡一起跑出来。
·虽然设定是雷总一抹多但是两人差别很大【划重点】







1.

“……你说什么?”

雷狮拎着啤酒罐的动作猛地一顿,随即扭头看向你,目光里写满了“你再说一遍看我打不死你”的危险信息。

你的语气和表情简直揣上了你八辈子的真诚:“我说,我看上了那个叫,安迷修的,傻逼骑士。”

哦,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2.

凹凸大赛里人人都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头子雷狮有个和他长得一毛一样的妹妹。

这妹妹胆子还特别大。

敢当着雷狮的面说出她看上那个叫安迷修的那种胆大。

听说雷狮还因为这还干了跑去找安迷修的茬这种看似妹控实则花式助攻的事儿。

差点没被他的妹妹给当大爷供起来。




3.

“……”

你看了看懵逼语塞的卡米尔和沉默着的雷狮。

场面一时安静如鸡。

你:?????

就这么惊悚吗???



4.

雷狮一脸复杂。

实际上他的内心也很复杂。

但是他复杂了三秒后就不再复杂了。

雷狮一挑眉,嘲讽道:“我说你的眼光不行啊,出去好意思说是我妹妹么。”

顿了顿,他又放下啤酒罐,一只手托着下巴,斜睨着你。

“不是我打击你,就安迷修那种傻子,你看上他他能看上你吗。”

你:_(´_`」 ∠)_

你当然知道了,自从从雷王星跑出来你跟着雷狮就没少搞过事情,现在怎么也算恶名远扬了,像安迷修这种死忠于骑士道的人见着你没把你胖揍一顿就不错的了。

…好气。

你又沉思几秒,保持着_(´_`」 的姿势,缓缓的把目光投向手边的果汁,轻轻用指甲敲击了一下玻璃杯的边缘,杯里的冰块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短促的声音。

“没关系。”你开口,与雷狮如出一辙的紫色眼瞳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我想要的嘛。”你笑着说。

“——总会到手的。”



5.

妈的不愧是雷狮的妹妹。





6.

再一次遇见安迷修是不久之后,那一天海盗团分头行动,而你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运的,在落单的时候碰上了安迷修。

你:哦这该死的缘分。

就算大赛刚开始不久,实力的划分也早已显现出来,因为海盗团其他几人由着你划水,导致你的排名也就在前三十夏姬八乱窜,遇上安迷修虽然不至于被暴打,但胜算也只有寥寥三成而已。

你一脸生无可恋的挂在路边的树上,不去管安迷修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虽然前几天你甩下了“总会是我的”的flag,但是你坚信,就你这么一张脸,在安迷修那里好感度都能瞬间刷成负: )。




7.

“这位美丽的小——”

安迷修笑吟吟的开口,话语却在看见你的脸的那刻忽然转了个调。

“……是你?”

你眨眨眼:“……我?”

你懵逼了一下,虽然你是喜欢他没错,但这好像是你们俩人第一次正面交锋吧?

然后你又想了想你这张脸和雷狮海盗团的知名度,顿时了然,点点头理直气壮:

“嗯,是我。”

对面安迷修的眼神瞬间诡异了起来。

你:???

你:这好像哪里不对劲。

为了避免安迷修把你认成雷狮,你还专门真诚的指着自己的脸一脸认真的说:“我不是雷狮。”

安迷修:“这我当然知道了。”

安迷修顿了顿,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看向你的目光越来越不对劲。

你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你……”

“……告辞!”

谁知安迷修在你开口一瞬就打断的你的话,丢下俩字便用你从未见过的速度迅速越过你风一般的离开了。





8.

你:喵喵喵????

这和你想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黑人问号.jpg】




9.

你伫在原地没动,实际上也就懵逼了那么两三秒,毕竟还有任务要干,不然被雷狮教做人就很亏了。

嫖男神嘛,任重而道远,真相以后再问也不迟。






10.

上文说得好,任重而道远,于是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就真的有空就往安迷修附近跑,不断的刷着存在感,堪称在雷狮发怒的边缘大鹏展翅。

雷狮:“……”

雷狮:老子没你这么个妹妹。




11.

你:感动吗?

安迷修:不敢动不敢动。









——

对,安迷修和女主以前见过,但是女主忘记了(:3_ヽ)_

心疼安哥一秒。

虽然写的贼辣鸡但是还是不要脸的求小心心小手手小评论(๑•̀ㅂ•́)و✧

【凹凸】扭曲

·大可爱 @你梨当然是圣空星的王妃啦_ 的点梗(〃∀〃)
·黑化病娇有
·内含安/金/瑞
·ooc绝对有
·辣鸡文笔预警
·后方神经病高能预警

——
·安迷修·
——
“小姐……”

他几乎是痴迷的望着你,抬手轻抚过你的面颊,眼眸不知何时变得猩红,在你惊恐的神情下执起一旁的小刀..

手起,刀落。

——

福尔马林、标本、人偶。

他用了一切可以留得住你的尸体的方法,没日没夜的看着。

“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

——
·金·
——

你是偶然在一个小巷里发现他的。

白发,血眸,以及他脚边早已看不出人样的尸体。

“金?”

你毫无顾忌的靠近,血腥味直冲鼻腔。

你皱皱眉,虽说尸体已经血肉模糊,但你还是轻松的从一旁散落的物品中辨别出这人的身份。

是你的同事,近期唯一和你走的比较近的男性。

心下了然,扭头接住昏睡过去往你这边倒的金。

“这小祖宗……”

叹口气,还是认命的打电话叫人来处理。

就是他背起来有点儿沉。

——
·格瑞·
——

你有些茫然的看着握着小刀的格瑞。

他没有拿出烈斩,但你觉得他现在低着头不语的样子可怕的多。

“格瑞?你……”

你想问他要做什么,但话还没说完却就被打断。

“我爱你。”

他说。

你:????

“我……”

“我爱你……

他不断地重复着,缓缓抬起头,那双被你称赞的眼睛是不同于以往的罗兰紫,而是
骇人的深红。

“格瑞!”

你大惊,但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被格瑞接住了倒下的身躯。

“别离开我……”




——
前方神经病预警

慎入



嗝儿瑞:别离开我

安哥: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

你:道理我都懂,但我只是想去买个菜。

——

你:“格瑞,你……”干啥玩意儿咋又拿刀指我

你:“我……”行了宝贝儿我也爱你真心话大冒险又输了是不?

你:“格瑞!”不是跟你说过带美瞳对眼睛不好么倒霉孩子快取下来!!!

——

你:金跑去染个色儿我都还能认出来我绝对是真爱!

——

妈呀我到底写了啥。

——

惯例求小心心小手手小评论嗝

【凹凸】你tm当初要是早点跟我告白现在我们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标题与正文大概一点不符
·反正就是大甜饼啦
·情人节最后赶出来qvq
·梗都来自于网络
·辣鸡文笔预警
·疯狂ooc!!!真的!!慎入!!!!!



——
·雷狮·
——

“呜哇……”

你站在学校的檐下绝望的看着丝毫没有变小迹象的大雨。

一阵风刮过,连带着透心凉的雨点直往你身上糊,浇得你退后了几步。

“噫妈呀好冷——”

你边喊边瞅向站在你身边的一点也不可爱的前桌同学。

“雷大猫猫你带伞了不?”

“雷大猫猫喊谁?”

他瞪你。

“雷大猫猫喊你。”

“…你还是去死吧。”

“诶呀别!”

你看他抬脚就要离开,立马变怂不带丁点犹豫的拉住他的手臂。

“卡卡呢?”

“他有社团活动。”

雷大猫猫目不斜视一点也不心虚。

“你不等他呀??”

你有些稀奇,这个死弟控什么时候这么铁血无情了。

“哼。”

雷狮嗤笑一声。

“也不知道是哪个鶸又忘记带伞。”

然后也不等你反驳他,拿过一边的雨伞展开,看着你。

“走不走。”

“噢噢噢噢走走走。”

这么迟钝的也只会有你了。

雷狮简直恨铁不成钢。





——
·安迷修·
——

【同居设定】

你觉得你就是石乐志才会想在情人节和安迷修一起看催泪番。

想着你又拿了一张纸巾擦眼泪。

“呜呜呜他们怎么这么好呜呜呜呜...”

这样肯定丑死了。

你在心里叹息,面上眼泪却止不住的掉。

但还没等你把眼泪抹完,就有一双冰凉的手覆盖上了你的眼睛。

“小姐……”

耳边传来安迷修声音,哦,这是安迷修的手。

“小姐你不要哭了。”

安迷修叹息一声,声音中带着些许委屈。

“在下会很心疼的…”




然后你哭的更凶了。



——
·格瑞·
——

你很好奇嗝瑞为啥那么喜欢喝牛奶。

总感觉他喝完牛奶跟你说的话都变多了。

难道是他的牛奶和别人的味道不一样???

你看着从格瑞那里拿来的牛奶陷入了沉思。

最后决定自己以身试法。

你闻了闻。

嗯,闻起来好像挺正常的。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奶瓶就开始往嘴里灌。

“emmmm好像也没啥区……咳咳咳咳咳…卧槽咳咳……”

你猝不及防被呛了正着,眼泪都咳出来的蠢样子被偶然路过的格瑞尽收眼底。

“噗。”

他很不给面子的笑了。

“咳咳咳……格瑞你笑啥!”

格瑞用手捂住嘴,偏过头去,肩膀一抖一抖的。

“咳……不许笑!!!”

“噗…是是是。”

格瑞应了你一声,然后走到你身边拍着你的后背帮你顺气。

“下次慢点。”

“……噢”






——

情人节不发糖总感觉良心痛。
↑算了吧就你这辣鸡文笔

——

最后惯例求小心心小手手小评论(*╹▽╹*)

【凹凸】双向暗恋

·又名:两个蠢货
·大可爱 @缨洛洛 点的糖(*/ω\*)
·内含安/雷/瑞
·ooc有
·撞梗致歉
·辣鸡文笔预警

【双向暗恋说的就是两个傻逼,
我喜欢你你不知道你喜欢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你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你所以说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呢。】——鲁迅


——
·安迷修·
——

“小姐!”

安迷修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旮沓里突然出现,一流焱砍死了你面前的巨大的魔兽。

那个就快被你溜死的巨大的魔兽。

你:……

mmp我的积分!

“……”

你凝视着一幅傻兮兮紧张脸的安迷修,默默叹了一口气,然后踮脚撸了一把棕色的呆毛,不理会他突然涨红的脸颊。

“我没事,安迷修。”

我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你的啊。





——
·雷狮·
——

你第53次在心里嫌弃自己的眼光。

你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雷狮。

还是特别苦逼的暗恋。

但还没等你把雷狮的【你认为】的缺点全部拉出来鞭尸八百遍时,门就先被卡米尔敲响。

本着要对孩子和蔼可亲的道理,你压下满脑子雷狮,问卡米尔什么事。

“大哥找你。”卡米尔如是说。

想了想大哥对他说的话,卡米尔沉默两秒

“大嫂。”

这一声吓得你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板上。

“卡..卡卡卡卡卡卡米尔你乱喊什么呢!”

可能是觉得还不够,你红着脸又说:

“谁、谁会喜欢那个神经病啊!!”

然后抬脚就跑。

卡米尔:……

得,这下大哥不用整天担心自己是单向暗恋了。




——
·格瑞·
——

【暗恋格瑞的第635天。

去尼玛的暗恋!

劳资今天要去表白!

……希望格瑞也能喜欢我吧。】

你合上日记本,深吸一口气。





——————寒冰湖——————




你蹭到格瑞旁边。

“格瑞……那…那啥,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格瑞竟也没怀疑你的反常,把目光移至你的脸上,耳尖透着你没发现的粉红,难得的没有沉默。

“……嗯。”

“我也是。”

你一听更紧张了。

“我…我……”

怂与不怂只在一瞬之间。

“对你……”

你看着格瑞淡紫色的瞳孔,把之前准备好的说辞忘的一干二净,啥都说不出来。

“今天天气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


——

【今天原本想跟她告白的

但是失败了。】

格瑞合上日记本,叹了一口气。









——
啊终于码完【疯狂码字疯狂卡文的我

雷总那一篇其实你是被他看上然后强行抢过来的x

嗝儿瑞因为也想跟你告白所以忽略了你的反常……

emmmm..

我知道我ooc了憋打我qwqqq!!!

——
最后惯例求小心心小手手小评论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