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攸这辈子都不会填坑

列表的守墓人,

谢谢你能喜欢我!

【安迷修生贺18H/24H】Warm sun

·现代校园/交往同居paro

·我流安哥,自带滤镜,修辞垃圾,行文不精

·是日常麦芽糖,掉牙的那种

·我永远喜欢安迷修!!!














1.午后、猫、与他


“安——迷修!!”


五月的天气,温度就那么不上不下的卡在那儿,阳光撒进来也有几分昏昏欲睡的味道,你和安迷修两只大学狗又碰巧没课,正是小情侣搁一块黏黏糊糊的好时机。


安迷修笑着接住扑过来的你,熟练地往怀里一揽,显然早已习惯你这时不时的一击灵魂粉碎:“小姐,你吓到它了。”


你这才发现他腿边前一秒还在享受花式撸猫大法的小东西。


安迷修的“它”指的是一只猫,因为颜色和安迷修的头发相同,眼睛又是和他如出一辙的蓝绿色,去年你生日的时候被他当作礼物之一送给了你,还因此遭受你的一通调笑。


你把猫举了起来,凝视了几秒后嫌弃的道:“又长胖了。”


然后成功被踹了一脚脑门。


这一脚可相当的重,一点也没看在你这个铲屎官的份上留情面,没多久一个梅花状的痕迹就印在了你的头上。


你:“……”


“疼吗?”安迷修见状憋着笑问,给你呼呼了几口后又揉了揉。


你没回答,摇摇头就往他的的怀里蹭,弄的他痒的不行。


安迷修这个人的身上有一股香味,不靠近点就闻不到,淡淡的,不是洗衣液也不是沐浴露,特别好闻,你喜欢的不得了,经常一黏上他就撒不了手,偶尔提起这个还会把他逗的面红耳赤。


事实证明午后的阳光确实有催眠的效果,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安迷修怀里了。


应该是他怕你感冒,就将你挪到了床上,是平时他躺的位置,也有与他身上相同的气味。


……说不定还干了偷吻你的幼稚事呢。


习惯性的连人带被子在床上来回滚了几圈,你才踩着拖鞋跑出去准备看看安迷修。


客厅出乎意料的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这个时间安迷修一般在看书或者准备资料,可现在别提笔电键盘被敲打的响声了,连翻书页的声音也不曾发出过。


你有些奇怪,但还没走上前几步,就不由得一怔。


嗯……睡着了吗。


斜阳下掩盖的显然是一人一猫酣睡的模样,两者贴的极近,皆被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静谧的如同一副画。


你没愣多久,虽然美色误人,但你也没少看过,反应过来就又吧嗒吧嗒地跑回屋抱了毯子出来。


“还知道在外面睡会感冒呢……”


你把猫抱的远了一些,一边嘟囔一边给他盖上。


“……好吧,好梦啊骑士先生。”











2.雨、花、回忆


春夏交接之际,有雨倒并不稀奇,但如果现在这般几天不能停歇的阴雨绵绵样子,你就算再喜欢雨天也不得不开始盼着平时挥之不去的太阳出现。



雨势未停,你抬眼看了看台上滔滔不绝交代事宜的班主任,偷偷摸摸地掏出手机给安迷修发去表示自己会迟到的消息,确认回复后就看着窗外发呆。


你记得安迷修与你告白的那日也是下着细雨的。


他知道你喜欢花,就买了一大束满天星捧在怀里,虽然脸颊通红,紧张到不行,却丝毫没有迟疑犹豫的意思,眸中的坚毅也不容忽视。


哪有告白送满天星的?


你当时没忍住,笑了,逗他说,送你满天星,难不成是表示对你的关怀照顾?


安迷修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一层意思,但是也没乱了阵脚,把告白和对你的爱慕说完之后还小心翼翼地观察你的神色,把花束往前一送,满带期冀。


之后你怎么答应他的你已经记不得了,就知道这个人的笑容真好看啊,每次想起来的时候嘴角都会抑制不住的往上翘。



等到你匆匆忙忙赶到楼下看到他向你招手时,时间已经过去不少了。


你们课程不同,今天也是约好了由他接你下课,谁知一个措不及防就让他等了这么久。


“安……”


“小姐。”安迷修打断了你的道歉,把藏在他身后的花向你面前一凑。


是满天星,与他告白那天赠予你的相同的紫色。


这下饶是你也不由得一怔,反应过来后朝他眨眼,故意问:“这是表示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吗?”


“不是哦。”安迷修温和地回道。


“是两情相悦的意思。”


他的笑容的确很好看,你想。














3.眸、暖阳


你从未找到过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安迷修的眼睛。


许是人的关系吧,他蓝绿的眼丝毫显不得冰冷,说是装进了整个世界的温柔都不为过,但温柔一词似乎又概括不完他的一切,那么好的一个人啊,你恨不得把世上所有代表美好的词语都送给他,仅是一句温柔又怎么够呢?


他看向你的目光永远是带着笑的,眉目舒展,唇角微勾,此时的情愫不会被特意彰显出来,而是暗暗地被藏在他的每一句话,任意一个动作,或是不经意间的一瞥中——足以证明他对你的重视与用情之深。


“……小姐?”


面前安迷修的声音传来,你看见他泛着粉的耳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他许久了。


安迷修笑笑,“在想什么呢。”


你没好意思承认自己跟个痴汉一样想他想了那么久,就一脸认真的转移话题:“安迷修,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睛特别好看?”


“嗯?没……”他愣,“怎么了吗?”


你一手撑着头,“没什么,就是……”


随着张合的唇从喉中滚出的话语尚未完结,取而代之的是你似是想起了什么所流露的灿烂笑容。


安迷修虽是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五月,柔和的阳光透过树枝缝隙,细碎的光点打在绿荫下石桌旁面对坐着的两人身上,柳絮被微风吹的到处都是,不时有零星几簇飘落在你的发上,又被目光柔和的少年轻轻捻去。


再多的不愉,也该顺着飞鸟划过的痕迹消逝于青空下了吧。












——


最后一句写给自己。


满天星的花语都来自百度。


生日快乐啊骑士先生,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评论(2)

热度(76)